那我一定是像写批评报道一样
2021-06-21 19:1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位作协主席心里明白,不少官员都喜欢看反腐倡廉题材的杂文,可一旦杂文点名道姓了,他们就不太乐意,“但是,潜规则总是要有人来说破的。潜规则不能够战胜法律。”

正在众多媒体开始报道熊国剑的这些故事时,他的仕途陷于停滞。1990年,他已是副科级干部,但是,这个级别保持了20多年。

与江永县许多官员一样,熊国剑对县领导子女的上学、工作情况也有所耳闻。让他不能接受的是,如果网帖举报最终被上级证实,就意味着行政或事业单位的岗位一度成了县官们的一块“自留地”。对于普通的公民而言,这显然非常不公平。

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熊国剑多次为包括中国青年报在内的数家媒体提供稿件,披露违法事件,抨击不良风气。有时,他甚至直接参与采写。

“从2003年起,我10年没有写批评报道了。”熊国剑说,当看到一些自己报道的不良现象没有改变,他觉得还是“眼不见心不烦”为好。

“反正,现在我不管说不说话,领导都认为是我举报的了。”熊国剑说,这件事真的不是他举报的,自己连论坛都很少关注,但现在,江永一有负面新闻大家就纷纷猜测是不是他举报的,“如果我要举报,那我一定是像写批评报道一样,用实名。”

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的湖南省江永县官员中,熊国剑是唯一一位愿意公开刊出真实姓名的。

“封笔”已经十年。这位曾经的记者说,还是想讲真话,“事实上,我知道的东西,其他领导干部也都知道。”记者 卢义杰

原来,网上出现了一则《江永县一批县官弄虚作假违法乱纪安排自己的子女》的帖子,部分官员认为,按以往经验,这样的事情只有熊国剑才会去报料。

平静的生活在今年3月被打破。有朋友转告熊国剑“不要挡了别人的路”,几经辗转,他才弄明白原委。

熊国剑目前是江永县交通运输局主任科员,也是江永县作家协会主席,曾任交通局副局长。他更早时还在当地的报社工作过,再早些时候,他是江永县桃川镇副镇长。

此后,熊国剑开始和一些官员朋友私下交谈。他发现,不少人清楚一些情况,也希望有人能够站出来说句话,但是,没有一个人愿意自己站出来去说这件事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hxhyhz.cn3451515新时代赌场|1号赌城网址|皇马赌场官方直营|赌城官网版权所有